气味能消除车内空气传播的病毒、细菌和异味吗?

气味科学

我们的嗅觉是很强大的。比我们意识到的更强大。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认为气味是日常生活中令人愉悦的香味,有时是用来掩盖我们周围异味的喷雾。但当谈到气味扩散对我们的影响时,“香水”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香味可以影响我们的情绪,影响我们的健康,甚至改善我们的身心健康。

气味能够对我们的情绪产生积极和消极的影响,而情绪会直接影响我们的行为。当我们吸入气味分子时,我们的嗅觉系统将信息发送到下丘脑,然后下丘脑产生激素。这些荷尔蒙反过来会产生积极或消极的情绪反应,这取决于气味的类型。气味是人类最强大的本能。

我们的嗅觉感官是很强大的。比我们意识到的更强大。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认为气味是日常生活中令人愉悦的香味,有时是用来掩盖或掩盖我们周围令人不快的气味的喷雾。但当谈到气味扩散对我们的影响时,“香水”只是冰山一角。香味可以影响我们的情绪,影响和改善我们的身心健康。

利用气味来改变情绪,影响我们的健康,健康和幸福可以追溯到近一千年前。利用天然植物提取物创造精油来影响我们的生理和心理状态。这种对香味的使用是深深植根于许多文化中。最近,天然精油的应用被认为既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科学。如今,气味的真正力量和气味科学不仅被用于直接去除气味,还被用于杀死通过空气传播的病毒和细菌等病原体。

检测和消除异味

异味是由几类化合物引起的:氮化合物,如烟、垃圾、尿液和海鲜; 有机酸,如呕吐物、汗液、霉菌和霉。无论它们来自哪里,这些气味在共享交通领域都是一个非常麻烦的问题,尤其是在共享出行和自动驾驶车辆中。在无人驾驶(自动)汽车中,气味的问题甚至更大,因为无人驾驶汽车在逐个驾驶的基础上没有人亲自监控机舱的环境清新度。好消息是,有电子传感器可以监测和报告这些类型的气味存在的车辆。更好的消息是,有一种活性成分可以被释放到车内的空气中,消除令人不快异味的同时,另增加一种中性香味。

通过将特殊的活性成分与利用干空气扩散的香味相结合,可以消除共享出行用车和自动驾驶汽车内的异味。此外,传感器还可用于持续监测汽车内部的难闻气味。这些气味基于氮和有机酸化合物,并释放出一种对抗异味的成分。抗异味成分是一种分子化合物,它与气味分子发生化学反应,在空气中产生一种具有不同气味特征的新化合物。这种被化学家称为希夫或迈克尔化学反应的分子化合物挥发性小得多,异味也小得多。最后,一种新的中性气味将被扩散,以进一步消除烟雾,垃圾,甚至宠物等生化排泄物的异味

消灭空气传播的细菌和病毒

气味可以通过空气传播,并以分子形式存在于车内,同样,通过空气传播的病毒和细菌等病原体也可以很普遍。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的科学家近几个月证实,导致COVID-19疾病的病毒可以通过空气(气溶胶)传播和直接表面接触感染个人。他们的试验表明,当感染者咳嗽、打喷嚏或交谈时,病毒通过飞沫传播,并保持活力,仍能以航空病原体的形式感染他人至少3小时。任何6英尺以内的人都可以将这些飞沫吸入肺部。这些发现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一篇同行评议文章中,来自普林斯顿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研究人员也参与其中。

为了对抗细菌和病毒在共享出行和自动驾驶车辆内的传播,目前正在对已知可以减少这些口腔病原体影响的各种“活性成分”进行测试。为了阻止空气传播的细菌,超过14种独特的精油被发现对减少6种常见的口腔细菌病原体有有益的作用。以同样的方式,现已经确定了已知可减少空气传播病毒(如与COVID-19具有相同碱基的病毒)传播的天然杀病毒剂。与某些具有抗病毒特性的精油不同,“杀病毒剂”是一种能杀死病毒的活性成分。

抗异味活性成分会引起化学反应,形成具有降低异气特征的新化合物,而空气中的病原体则会被杀病毒活性成分所消除,这些活性成分会产生破坏性的生物反应——消除空气中的病原体。

循环空气和新鲜空气

对于使用共享出行的司机和乘客来说,通过呼吸车内空气而被感染COVID-19的可能性是相当高的——即使已有保护塑料屏蔽和装有HEPA的车舱过滤系统。根据PNAS1的一项研究,一个人只要大声说话一分钟,就会产生1000多个被病毒感染的飞沫。这些飞沫颗粒非常小,可以在空气中悬浮长达8分钟,还可以通过飞机的通风系统移动。

弗伦登堡汽车滤清器的全球技术总监沃尔克·布瑞宁说: “但在周围的空气中,你看不到一种冠状病毒在四处飞舞,因为这些病毒存在于打喷嚏或咳嗽的人身上的飞沫中。”他进一步阐述了病毒携带的液滴迅速蒸发,将病毒颗粒尺寸降低到1微米的水平。在体积很小的情况下,空气传播的病毒很容易传播,而且特别危险,因为“汽车的过滤器必须有很高的效率来捕捉这些微粒和飞沫。

冠状病毒非常小,大约120纳米,也就是0.12微米长。这些通过空气传播的病毒通常在说话、打喷嚏或咳嗽时产生较大的飞沫。但一旦这些液滴蒸发,剩下的是空气中携带的病原体,它的体积比任何标准的车内过滤器能捕捉到的病原体都要小得多。如今,大多数通风系统过滤器都能过滤10微米左右的颗粒物,而最好的过滤器只能过滤到0.3微米的颗粒物。因此,被感染的飞沫会无意中释放出空气中的病原体,然后通过通风系统在机舱内部循环。

在共享出行车辆内的空气系统设置为“内循环”时,空气传播的病原体可能会在通风系统中从以前被感染的的乘客和/或的司机那里再循环。如果车辆内进行空气循环,即使司机和乘客之间有一个塑料屏障,这对驾驶员和下一名乘客来说仍然极其危险。在现在使用的车辆中,大多数空气循环系统将空气从车辆前部较低的乘客一侧拉到车辆前部和后排乘客所坐的位置。

当使用“新鲜空气”选项时,空气通过汽车后部的通风口排到外面。当车辆行驶时,这些出口通风口位于车辆表面的低压区,从本质上“拉”空气通过车辆,提供恒定的流动。使用这种设置意味着,驾驶员释放的任何空气传播病原体都会在车辆中循环,经过乘客,最终到达出口。不幸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安装在司机和乘客之间的塑料防护罩都无法容纳那么多的气流,破坏了它的保护作用。

在许多方面,香味扩散系统为共享移动市场的健康、健康和福利解决方案提供了新的途径。通过独特的技术和天然活性成分的结合,气味科学已经正式成为一种选择,以帮助对抗细菌和病毒在如今时代传播传染。

当然,拥有一款能让我们的嗅觉系统愉悦的车内气味是一件好事,但现在我们有办法使用现有的天然活性杀病毒成分,这可以直接影响我们的个人健康和日常生活中的安全。这为快速发展的气味科学这一新领域的探索提供了条件,并将其作为一种重新安全行驶的手段。

1 https://www.pnas.org/content/117/22/11875

2 https://www.sae.org/news/2020/03/coronavirus-cabin-air-filtration

留下评论